孟夏季

杂食,什么都吃,写点小东西。

公无渡河,

公竟渡河!

渡河而死,

将奈公何!

一个突如其来的书单安利

林小鱼:

我跑去和 @舞雩 老师说:我想去lof安利一本书


五鱼老师:吼哇


我:不然我们各安利五本书吧


五鱼老师:吼哇




于是就有了以下这个书单安利↓




 @舞雩 :


宇文所安:《追忆——中国古典文学中的往事再现》


中国传统里很难发现西方意义上的悲剧,中国古代文人往往更倾向描述时间的哀愁。宇文所安的阐释,与传统解读时常有些不一样的地方。无所谓对错,看着好玩。


 


朱光潜:《谈美》


是本很薄的小书,写得很好懂,读来很轻松,也有很大的思考余地,看完会觉得“美”也可以很轻盈。


 


陆建德:《麻雀啁啾》


送膝盖!作者外国文学知识渊博,古典文学积累雄厚,有不少有趣的发现。知识很扎实,形式很生动,可以说是学术散文典范了吧。


 


色诺芬:《会饮》 


还记得第一次读这本书时那种打通天灵盖的快乐,快乐到沉醉,什么都不想做,只想把这本书读完。文中关于精神之爱和肉体之爱的探讨,可以给人很大启发。


 


萧红:《生死场》《呼兰河传》《小城三月》


天大地大,她只觉得人间荒凉寂寞,动荡年代的颠沛流离全是布景。关于萧红的讨论有很多,但个人觉得她不可以用来和某某人作对比,文风亦不可学。




 @林小鱼 :




[明]张岱:《夜航船》


“天下学问,惟夜航船中最难对付”,言虽如此,实则书中尽是一些关及古代的近常识性又高于常识的知识,从功利角度来谈,可为有志从事古代背景同人(原耽)文学创作的写手提供素材。


 


[法]杜拉斯:《劳儿之劫》


杜笔下的疯子,格外叫人心动,如《英国情妇》之克莱尔,《广岛之恋》之法国女子,再如本文劳儿,细腻笔触下的歇斯底里,好似绵里藏针。


 


石田干之助:《长安之春》


日本人写唐朝风俗,全是见诸笔端的秾丽之色。你第一眼看去,就能认出文字的主人的国籍一定是日本,但是细细看下去,就觉得这种日式的美与唐朝的风貌格外契合,是读来齿颊生香的文字。


 


詹金斯:《文本盗猎者》


不能免俗地安利这本,从学术角度对“同人”这一事物的滥觞、发展进行了阐述,可以说研究同人圈学、粉群学的女孩儿必须看看了【。


 


[英] 埃拉·伯绍德 / [英] 苏珊·埃尔德金:《小说药丸


说是书,其实此书本身就是一个大型书单,根据读者的不同境况推荐书目,“被孩子耽误人生者”该读什么,“便秘者”(指生理上的)该读什么,林林总总,是个别出心裁的书单。




*以上,一个充满了鱼味的书单【。

【百合】一杯香【完】

一周过去了,人生赢家·温韶盈有种隐隐的预感,自己多半是要回去了。

而且,这个世界,不会有人记得自己。

她叹口气,惆怅的想着不知道回去还能不能看到这个和自己已经有感情的暗恋对象,百无聊赖的趴在床上,突然灵机一动,准备给原主写一封信。

她也不颓废了,兴致勃勃的掏出手机便签

十分钟搞定。她呆上一呆,把信折好用一张彩纸包上,上面加了一个大大的封印:“温韶盈亲启”,收起来准备继续把路一宁当苦力。然后颇有中欲言又止欲语泪先流风范的闭上眼睛。

自己在这个世界的日子,不多了。

下午孟、路两人一同过来,却发现温韶盈穿着最开始的黑衣,拎着行礼朝她们挥挥手,笑的阳光灿烂:“我准备出院啦,不要想我啊~顺便,”她把一个信封递给两个人,轻描淡写道,“把这个给‘温韶盈’吧,她该回来了。”

孟子沅眨眨眼,心道你不和我继续同居了?然后看着这个人的笑才想起来,这不是‘温韶盈’,一时也不知作何感慨。

两人怔仲之间那个人已经潇洒的转身,黑色的背影带着一切的悲欢离合转身,走向她本应该存在的地方。

“等等,你去哪?”

“——永安路,承蒙照顾,就此别过!”她笑着转身,看着两个人的眼睛微笑。

珍重,我的朋友。

然后来路一宁和孟子沅反应过来发现自己居然不知怎么到了永安路时,看见一个人逆光而立,站在那里,安静的一如既往。

奇怪,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这一个星期发生的故事,自己似乎全然不知?

两个女孩迷茫的看着温韶盈微笑着走近,带着阳光温度的手伸过来:“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

“同学,你为什么不开心啊?我叫孟子沅,能交个朋友吗?”

“温妹!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哟~”

“不对,明明是我先喜欢你的。”

“我将来想当演奏家,温妹温妹你呢?”

“笨死啦!这道题怎么能这么解呀!”

“嗯……那个,你一直看着我,是有什么事吗?”

“不,只是觉得温妹太可爱了~”

“……是在叫我吗?”

“对呀你这么可爱,肯定比我小!”

“……”

五年前两个女孩没有遵守当时说要一直在一起的诺言,五年后,两个人最终又聚首在了一起。

不忘初心。

【完】


——————

好啦,完结了。

❤❤❤❤❤❤❤❤❤❤

本来有好多想说的,现在不知如云了。

感谢每一个看过我拙劣文笔的小可爱们!

马上就开学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更文……

我争取不坑!

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了,谢谢你们每一个人,希望每一个小天使都能开开心心的,最后,希望大家都能幸福!

语无伦次……谢谢能看到这里的你

❤❤❤❤❤❤❤❤❤❤❤❤❤❤❤❤❤






居然说我有敏感词。。。
我明明写的是清水啊……

行了下一章完结了😂有点舍不得……
番外暂定还是之前那几个——

【番外一】犹记当年青葱时
这个就是两人高中的事情啦,还有温妹过去的事情~
【番外二】岁岁年年长流水
两人在一起后的日常啦,比如做饭啊见家长啊之类的
【番外三】日出江花红似火
路一宁的故事——和子沅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这个是友情向,信我……

出去浪了几天回来了,明天准备更文了

【百合】静夜如歌

【四】

温静看着老头子清奇的造型,内心崩溃面无表情:“为什么厨房里全是洗衣机和麻绳。”

老头子笑颜如花,头上的蝴蝶结和麻花辫就显得更闪亮了:“哦,这个呀,这是很正常的喵~洗衣机只是为了洗菜而已的哦!麻绳明明很正常的,那是为了捆绑和晾干的喵~只要把食材丢到洗衣机里,朝TA大声念出咒语——”

……一日三餐在研究所里解决的温静觉得有点不妙。

老头子已经鬼畜一笑,大声喊出了咒语:“伟大的STUPIDEST万岁!展示你的力量吧,食材,变身吧!”

咔擦……那是三观碎裂的声音。

隔着屏幕,温静感受到了大宇宙深深地恶意。

你妹啊……

在心里哀嚎几秒钟,温静假装一点也不想打死这个老头,维持面瘫萝莉人设冷漠脸的问他:“哦,那洗衣房呢?”

温静有种破罐子破摔的感觉,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这个嘛,”老头子摸摸头上的蝴蝶结,无限娇羞的看着温静,“矮油~当然也是念咒语了~”

“变身吧!伟大的洗衣房神奇粉末!我以fool国合法公民的名义命令你们!”

……温静挂掉了光脑。

温静吸一口气,感觉自己现在整个就一鸡蛋灌饼——外焦里嫩。

温静默默把柜子里的食材拿出来,捏着手里的东西沉默了:“……”

为什么食材会是一堆营养液啊!

老子还纠结了半天做什么啊!

去你妹的fool国!

温静突然有点想哭了。

她此时无比怀念二十一世纪了……

温静看着满屋子的硬金属,把眼泪逼回去,一口口的吃掉营养液,抱着自己睡着了。

……真难吃!不知道杂货店里卖不卖菜……
温静睡了过去。

而此时,最美研究所里却是热闹非常。
浮夸的设施中乱七八糟的摆着一堆古怪的东西,比如从遗迹里面翻出来的古中国结,还有颜色晦暗发黑的朱砂和笔杆,更有一副全套的大小阿卡纳那牌,和几根发了霉的柳枝!

而屋子正中央用黑色的马克笔醒目的写出了几个大字:

欢迎新同志到来为fool国做贡献!

一个黑衣黑发,胸前挂着命运之轮塔罗牌的女子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

和旁边人玩的正嗨的安星转过头,疑惑看她一眼:“楚歌,怎么了?”

楚歌笑了笑,没有回答。

温静、温静……你怎么就这么倒霉,出个车祸魂魄也能跑掉?算了,自己也认栽,这家伙立誓说要跟着自己一辈子,也不知道是多么强大的意念才把自己给拽到了这么个……民风独特的地方?

……可你还把我给忘了。

楚歌这样想着,挂起一抹笑意询问起下午的事情:“听说,还有个人会参加行动,那个人,可是叫温静?”

……

“呼——”温静揉揉额角,又一次被奇怪的梦吓醒了。

这次她不是围观那两个妹子了,自己成为成了上次一直没转过去、似乎很活泼开朗的妹子……

自己看着自己身不由己的说话、做表情,感觉就像在拍电视剧,靠。温静在心里低声骂了一句。

少女紧张的坐在浅蓝色的屋子里,把托腮的左手换成右手,可怜巴巴的看着挂着塔罗牌的黑袍女孩看也不看她,径自收拾着刚刚被某人不小心打乱了的牌局,无视少女明晃晃的视线。

终于,收拾完毕,她居高临下的站在对面瞪了少女一眼:“知道错了?”

温静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操控着,张开嘴无比真诚的看着对面的人,乖乖回答:“知道错了……楚歌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我就是寒假作业都做完了想来找你玩,推开门就发现你在捣鼓这些东西的QAQ”

同时温静也知道了,挂着塔罗牌的女孩叫楚歌。

楚歌面色有些缓和,还是瞪了她一眼:“你就不害怕?”

对面的小可怜睁大了眼睛,呆呆的问楚歌:“害怕什么?”

楚歌被气笑了,你一个根正苗红的二十一世纪的高中生,发现朝夕相处的同学兼室友居然在神神叨叨的摆弄塔罗牌,怎么看怎么不像个正常人,你居然告诉我你不害怕?你这神经粗度感人啊!

还是说,楚歌看一眼自己身上的黑袍,疑惑的一挑眉,难道自己看起来一点也不吓人?

而且要不是我今天忘了封门又心情好的话……楚歌心里冷哼一声,早把这个冒失鬼丢出去了!

旁边的温静被剧情控制不能动,内心满满的都是吐槽,我去你为什么还要穿一身黑衣服你知道这样很吓人吗!还有你好赖也叫我一声名字吧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楚歌终于不负温静怨念的名字问题,严肃的喊了她一声:“温静。”

温静心中一个激灵,卧槽怎么回事!这一幕怎么有点小熟悉!可她还是被神秘力量强制了语言:“嗯嗯!我在!”

楚歌盯着她看,慢条斯理的捋了捋颈上挂着的塔罗牌,把这张牌翻了一个面,露出了画着的古老图案——命运之轮。

温静看着她接近苍白的手指和黑色袍子衬着格外的好看,忍不住呆了一呆,她觉得脑袋一痛,那刚被她在心里跪舔的手指毫不留情的敲了上来:“又走神!”

楚歌冷脸看她,恨铁不成钢道:“你能不能长点心!将来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少女温静吐了吐舌头,笑嘻嘻的瞅一眼温静:“知道啦,可不是有你护着我吗~”

已经成年了的温静:“……我这么小就会撩妹了???”excuse me?

“哼,”楚歌算是勉强接受了这个解释,心里却是一暖,“你既然看到了,我也不瞒你了。”

温静内心:我的妈这是个重要剧情啊!

“我是个占卜师,你可以理解为养着黑猫的那种女巫。”楚歌恢复正经,冷冷的看着温静。

温静被看的有点发毛,听着楚歌一字一句的念叨“你有两个选择,要么以后一直跟着我,要么我把你关于我的所有记忆都洗去,你看着办吧。”

成年的温静突然觉得头疼:“当然是选择跟着她了啊!卧槽怎么有哪里不对……”然后温静就听到自己的声音:“当然是选择跟着你了?”

楚歌:“……”还以为这家伙绝对会选择抹去记忆的。

少女温静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她眨了眨眼睛:“你就不问我为什么?”

楚歌抽了一下眼角,忍笑问她:“哦,那为什么?”

然后,温静捧着脸一副花痴状道:“当然是因为你漂亮啊!”

楚歌:“……你确定?”我可能需要一面镜子……

温静:“当然啦!”

楚歌恍惚的想,既然这孩子自己都不介意,那……就这么定了?

楚歌坐到了温静旁边,眉眼弯弯:“那好啊。”

然后温静就醒了。

这么一闹温静也没有了之前人在异乡的那种惆怅了,反而生出了一股淡淡的违和感了。。。

第一自己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温静”?

第二那个楚歌怎么让她觉得特别眼熟?

第三为什么自己才发现自己只记得在二十一世纪生活过,但是对所有的人都不记得了?
自己又是怎么来到fool国的?

这些问题纠缠在一起,弄得温静头昏脑涨,一抬头正好太阳落山了,她心说反正也没事,不如去研究所待会儿,说不定还能有一顿不错的晚饭——之前温静的伙食,可都是在研究所解决的,尽管安星和其他的同事都对食堂的伙食表示不忍直视。

可温静默默意识到……那自己要迈着太空步打开光脑啊!可自己不会啊!

温静犹豫了一把,还是决定给安星打个电话,哦不,是打个光脑问她能不能来接自己。

“星·安,我……额,你是???!!!”温静好好的陈述语气变成了惊吓,为什么安星变成了那个黑衣小姑娘???

“小姑娘”扫了她一眼,嗯,还不错,没把自己饿死,这才慢悠悠的告诉她,“楚歌。”

楚歌???发生了什么???

楚歌内心嫌弃的看着她呆若木鸡的脸,什么时候这么傻的?表面上还是很和蔼(?)的缓声道:“菲璃茉不在,你是温静?”

温静内心是崩溃的:“……对,我——”

楚歌抬手打断她的话,快速道:“知道了。马上到。”然后就挂掉了光脑。
温静:“excuse me???”

————————

爆字数了……连着昨天的份儿……

看着我这么辛苦的面子上点个赞呗~~\(≧▽≦)/~

今天的云好特别😊

【百合】一杯香 平行世界【十三】

温韶盈:“……”

人生赢家·温韶盈:“⊙▽⊙终于发现了!!!”

温韶盈愣了一会儿,打开手机的微信、QQ——

同样,“粑粑”和“麻麻”的称呼赫然闪亮。

病房里谜之尴尬。

温韶盈抿了一下唇,看样子这个世界的自己和温家父母很是亲密。

在她原本的世界,温家父母待这个失散多年的亲生骨肉也很好,但温韶盈更多的是被当做继承人来培养,外加孟子沅哥哥孟子卿的事,温韶盈也只是把他们当做父母,该做的都会做,可心里的认同感却并不多。

小护士应该已经通知了家属,说不定,这个世界的父母会来看自己……

可她并不熟悉这个“温韶盈”。

从称呼上看,“温韶盈”应该对父母有些依赖。

自己要多看一看“温韶盈”的生活。

人生赢家想了想觉得也好,只要不打开阅读就……好……啊!!!

等等自己为什么能读出来她脑子里的东西?

温韶盈眼睛一眯,打开了最能泄露人真实性格的东西,人类进步的阶梯!

人生赢家·温韶盈:“!!! 😱不要啊……”

看着映入眼帘的内容,温韶盈又一次沉默了:“……”

书架上,有两三本霸道总裁的契约情人类似的书,可为什么还有几本经典的耽美文和百合文,以及……原主自己一本叫做《静夜如歌》GL小说?这个温韶盈?

温韶盈默默向下翻,看到了标注“已读完”的《纸牌的秘密》和《罪与恶》还有《福尔摩斯探案集》,以及正在读的轻松耽美宠文。

高大上与傻白甜齐飞,百合与耽美共色。

哦,还好这个世界的自己不是个草包。

她又陆陆续续的看了些别的东西,敛眉深思。

哒……哒……数据处理中。

然而这还有一只阿飘。

人生赢家默默的看着温韶盈脑子里的计算,也就是自己分析自己的各项数据。等我回去看我不把你的书架翻得底朝天!

温韶盈,二十四岁,女,大部分可能为双性恋,文字功底一般,根据聊天记录来看很大方,受朋友信服,有可能为面热心冷型,知己不多,父母亲人面前为“活泼开朗,带一点莽撞的独生女”。

温韶盈露出一个笑来,终于知道情况了。

她有些疑惑的皱眉,怎么感觉有人在看自己?

不小心牵动了受伤的肺,温韶盈咳了一会儿,马上有护士小跑过来:“温小姐?温小姐您需要帮助吗?”

温韶盈感叹了一下这个待遇良好,然后指一指水杯,护士立刻倒满了白水,顺便查看一下针管给她拍背,然后问她:“温小姐,温先生和楚女士刚刚电话说一会儿过来,现在需要宵夜吗?”

温韶盈点一下头,小护士立刻去了。

诶?怎么回事?

人生赢家·温韶盈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离开了这个梦境。

——————————
哈哈哈,闺蜜知道我在写小说,鼓励我赶快更新,好开心😊
提前放出存稿,下午说不定会更静夜如歌~

厚着脸皮给自己打个小广告~还是百合哦~\(≧▽≦)/~
楚歌x温静   ↓
闷骚内敛艺术家兼职塔罗神婆x表面淡定吐槽帝专业厨师
HE,不虐,半吐槽,谜之设定↓

二十一世纪美少女与fool们的对撞!
天上的星星明明就是一个海星啊!
为什么月亮是一把镰刀?
传说中的客服竟然是一个麻花辫的老爷爷!
你们居然说,微博是我们“古人”的饭碗?
不想当将军的厨师不是好裁缝是真理?
滚犊子吧!
哦,我的天,这个世界一定是疯了。
烟雾消散后,那个神神秘秘的楚歌却一把拽住温静的领子:“这是一个梦啊!”
温静:“EXCUSE   ME???”

【百合】静夜如歌


【三】

一夜有梦。

两个女孩子穿着校服走着,矮一点的女孩时不时的搂住另一个女孩的肩膀说些什么,高个儿就含笑轻轻点一下头,偶尔凑过去和她咬耳朵,两人身后是一片阳光灿烂。

温静莫名觉得熟悉,又被二人的情绪感染,不自觉的带上了笑容。

这时,高个女孩突然转过身直直的看向温静,另一个女孩和所有的背景都不见了,她伸出一只手,笑了起来:“静,我们很快会见面的。”她的眼底是一片月光,明亮的让温静想哭出来。

倾国倾城啊……

温静想跑过去,可是好像有一双无形的大手,硬生生的把她拽到另一端,让她看着女孩的身影越来越遥远。

女孩身影消失前,温静看到她胸前一个蓝色的吊坠闪了一下,似乎……那是一张塔罗牌?

温静“噌”的一下坐起,发现自己居然梦到了一个大美女,还被美女惊出了一身冷汗。

她摸摸下巴,难道自己喜欢那种的妹子?

弗洛伊德的学说是,梦的原动力有且只有的是性。

那么……自己梦到美人,四舍五入就是说——

自己、自己,很饥渴???

温静:“……”为什么自己上辈子,额,在“古代”的时候,怎么只知道性向不知道谈恋爱呢。

不过那个女孩真是好看啊。

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温静恍惚间想起了上学时背的很痛苦的洛神赋,当时背书的痛恨通通消失不见,只剩下了感激,感激自己能背下来描述一下美人的风姿。

怎么会有那么美的人呢?

……为什么自己觉得那么熟悉?

温静怔愣一会儿就起床了。

刷着牙望着骷髅型镜子里满嘴泡沫的自己,温静忍不住吐槽,明明是个科技位面,自己居然看到了那么“古代”的东西……

这下就不是咖啡加猪油了,变成了御剑上天撞到了宇宙飞船……

懒得想太多,温静忽略了心中的怪异感,守着一个还算正常的沙漏和蝙蝠一样的挂钟掰着指头算太阳落山的时间,结果没算出来。
温静嘴角一抽,然后想着下午再打个电话,
然后跑到从未临幸的厨房准备做一道黑暗料理。

嗯,下雨天,神奇厨房和黑暗料理更配哦~

温静满意的想着,哼着小曲儿到了厨房。

结果刚进门她就被镇住了。

第一秒的温静僵住了:“……”

第二秒的温静黑着脸僵住了:“……”

终于,第三秒的温静爆发了!

靠!!!谁家有这样的厨房???!!!

你家厨房里会有一大堆洗衣机吗???!!!

你家厨房里会全是牛皮筋和麻绳吗???!!!

万恶的STUPIDEST!①

温静现在已经不想砸东西了,她现在想砍人。

温静踏着外星人进攻地球的步伐上了楼梯,进了因为懒得去所以衣服直接送干洗店等待垂怜的洗衣房。

温静深吸一口气,做足了心里准备才看向了洗衣房: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身为一个淡定的美女,温静还是忍不住爆了粗口。

一堆灰尘在墙壁顶上安安静静的飞着……飞着!在她进来之后自动排成了“欢迎主人”的字样……

呵呵,很好,这很fool国。

你不知道牛顿的重力定律吗?!你不知道重力常数g约等于9.8N/kg吗?!你不知道这是社会主义吗?!

温静叹了一口气,

她面无表情的走出厨房,拨通光脑:“喂。”

光脑显现的是一个头发编成麻花辫头上带着蝴蝶结发卡,却还留着胡子的……老头子。

老头子热情洋溢:“dearing,很高兴为您服务喵~~~我负责每一家的厨房配置哦~您有什么不满的吗~~”

温静:“嗯。”当然有,呵呵。

——————————

①STUPIDEST:
  fool国公认审美观最“高雅”的一群奇葩,负责装饰各种各样的东西~

咳咳,忘了打标题orz

顺便说一句,下章更一杯香,说不坑,就不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