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夏季

恨人生迷离屈折多歧路,忍不住轻唤故人
风华正当时,却不幸被命运所欺竟先逝
微博,沐璃歌lige

迷蝶【大概是五】

那这就很尴尬了。

秉禾晃悠悠的回到他的小破屋,看见小木屋前面两路人马对峙,一时刀光剑影,而一小将沉着脸拦在元欢前,正与对面整齐划一的队伍交涉,而他们显然不悦,那个带头的络腮胡两道虎眉却是凑在了一起:“大胆!此乃仙帝旨意,尔竟敢抗命不尊!”

秉禾一惊,三步做两步冲到前方——“元兄 ,这是怎的一回事?”说罢,他便向两方拱手为礼:“各位,这天子脚下,怎么就出了随意拿人的事情了不成?依我看,各位兄弟倒不如随在下进去喝一杯,咱们再细细讲数可好?”

虽说这秉禾态度温和,语言恳切,可那带头的胡将军却哼了一声,粗声粗气的喝了一句:

“什么玩意!我等奉大人旨意前来拿人,你一个凡人可掺什么乱子!”

说罢,他竟是不欲多言,一挥手,双方便混战做了一团。

而这元欢自刚刚秉禾出现就愣着,不久他的亲卫寻到他满脸焦虑的告诉他天界震怒的事情,还带来了一个消息——他身体上有魔气,最近这一带倒似是有邪魔作祟……而且与他当是十分亲近之人。

这本使他心神不宁,可没多久胡将军就来捉他了,亲卫护着他和天将对了起来,谁知道这时与他有大恩的景秉风,在这时竟又是出现了来!这让他一时也是五味杂陈,百感交集了。

他看着秉禾,嗫嚅道:“我……”

————
真对不住orz
这几天事情比较多,下午码着字就睡了orz
对不起各位,刚说完就打脸了……

啊,想更新迷蝶了呢。

之前写了稿子,看看住宿三个礼拜还在不在吧……

尽量五点前更~

这学期分文理了QAQ光荣的成为一名理科生!

迷蝶【四】

皇城鸿运酒楼。

扶风把桂花糕往嘴里一塞,满足的嚼上两口,然后眯眼看向对面懒洋洋的小少年:“所以,你这是捡了个神仙回家?”

少年,也就是景秉禾爬起来敲一敲上好的黄花梨木桌子,笑眯眯回道:“啊,秉风那小子干的好事,我还能怎么办?”

他坐起来,抢过一块桂花糕来,不满抱怨道“我醒来看到家里除了我俩还有个人吓一跳!那货不知道我是谁,星星眼看了我半天,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都……”

扶风想想那场面,哈哈大笑起来,结果呛到了咳了个半死。

“唉,不管怎么着,阿风我能怎么办?还不是只能宠着?”

“咳咳咳……没毛病。”

……

事情就是这样子,偶尔出来晃的景秉禾不得不顶着“景秉风”这个名字应付落难的太子爷——

还别说,这挺像那个以你爱人的名字呼唤我的。

“秉风兄!你是怎么做到的?那个药粉好神奇!比仙界的法宝还厉害啊!”

景秉禾:“嗯。”

内心:“老子怎么会告诉你那是秉风那小子自己捣鼓配出来的难道我是傻子吗呵呵!”

元欢:“秉风兄!我们今天去鸿运楼喝酒吧!好不好好不好?”

景秉禾:“不。”

内心:“呵呵你以为我会给你酒后乱性的机会吗!阿风是我的!”

……

这仙界太子搞得景秉禾烦不胜烦,时不时的冷脸和嘲讽却一点也没有吓退金尊玉贵的太子,反而叫他愈挫愈勇,不得不躲出家门找扶风诉苦;

而到了景秉风出现的时候立刻画面就不一样了,他少年心性喜交朋友,每每和元欢一道吃酒饮茶之类让偷听的景秉禾醋劲非常,却又无可奈何。

不过,整体也算和乐。

谁知,这一切的平稳却被天界的一道旨意打破了。

“太子元欢与魔界私通,刺杀君父,罪大恶极,……特令捉拿太子元欢,斩断仙根,打回凡间!”

————————:
题外话吧,秉禾应该下一章就在圆环面前掉马了hhhhh飞升大约也快了hhh然后……秉风的隐藏身份就要来了~

可能大家觉得景秉风和小徒弟秉风的差异太大了吧,这时候景秉风还是个小少年,什么事情都没经历过就显得天真一点,小徒弟家里情况之前师父捡他回去说了一句,所以才会那样子~

食用愉快*^_^*

迷蝶【三】

仙侠,伪师徒,自攻自受(?)

闷骚沉默徒弟攻×吐槽精分师傅受

扶风这么一闹,我也没什么心情和小孩聊天。

我摸了摸他的头,送他去我这个小散仙的地盘。

一路鸟语花香,仙气缭绕。

小屁孩看着并没有牌匾的院子,突然问我为什么没安一个。

啊,这就非常,不是,特别,额, 尴尬了。

还是实话实说的好。

“咳,之前是有的。”

“然后,有人在我这儿,一不小心挨了个雷劈。就给劈裂了。”

“之后就懒得安了。”

“……哦。”

小屁孩扭过脸,默默无语。

我牵着他的手,拧一拧门板。

不动。

额,好像之前随手设了个密码。

密码就是……

我气沉丹田,大吼道:“开门啊,开门啊,你有本事设密码,你有本事开门啊,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笑!”

轰隆隆!屋顶的灰被我震落了不少,然后,门开了。

我只好强行装严肃脸:“为师要去拜见仙帝,你且在这等候,若有需求,拉动门板上的铃铛即可。”

小屁孩眼睛咕噜咕噜一转,难得的说了句话:“是不是,要喊,口令?”

咳。

“不用。”然后我就走了。

路上的小神仙窃窃私语,我虽听不清楚,但隐隐约约听到了“魔界”“边境”“军队”“震怒”这几个词儿,我暗暗一惊:仙魔两界自一千年前签订条约后一直相安无事,这就要打起来了?想来,元欢一定也是头疼起来了……

紫宸宫。

一如既往的富丽堂皇,高端大气上档次。

仙帝元欢端坐在宝座上目不斜视,拿手转着个熟悉的小砚台,但我知道他早就在等我了。

地下铺满了一堆批了或是没批的文书,我一进门差点拌一跤。

哦,这怕不是特地准备等我进来表演狗吃屎的吧。

我盯着他看,他两道眉毛跟个瓦片似的,透亮,割的人心里疼。

“景秉禾,”他唇角勾勒出一个莫测的弧度,“你这是迫不及待了?看到一个像阿风的人就要把他带回来?

他“啪”地放下那个砚台,走下宝座俯视我。

“你,还要祸害他到什么时候啊……”

我面不改色:“他是秉风转世。”

“不可能!”

对于现在的仙帝来说,我一定是个恨也恨不得,爱也爱不得的人物。

功呢立过,之前的元欢登基和仙魔之战中我出了大力,至于过呢……

同样是仙魔大战,我亲手以除魔卫道之名,杀死了他和我共同的心上人。

被杀死的,也包括我自己。

在我还是景秉禾的时候,仙帝尚未登基,只是元欢太子,而我也尚未飞升。

一日太子下凡,装作富家少爷的他遇到了劫匪,太子本出手解决,几人见势不妙就抖出一阵诡烟,就是魔界特有的离魂散!随即劫匪离开,留下手脚发软法力顿失的太子。

就在这时,出现了一个手拿折扇的小少年。

少年本是去寻扶风喝酒的,谁知路上竟看到横七竖八的一地尸体和一个神仙,惊异地“咦”了一声。

啊,好为难,不知该不该救。

然后少年眼睛咕噜咕噜一转,最后掏出一粒药丸,啪的准确一丢,就丢到了因为惊异嘴微微长着的太子嘴里。

过了没一会,太子发现身上的毒居然被那药丸解了。

惊呆了的太子星星眼:“壮士!不知怎么称呼!”

少年哈哈一笑:“景秉风!”

当时的太子一定不会想到,那个景秉风,是一体双魂。

而另一个魂魄就是我,景秉禾。

迷蝶【二】

闷骚沉默徒弟攻×吐槽精分师傅受

伪师徒,半养成,HE。

小孩就这么被我拎回天宫去了。

路上我有意卖弄,一路嗖嗖嗖,狂风刮过,大浪淘沙,风卷残云,飞沙走石……呸。

小屁孩很淡定。

我默默地心生赞叹:“人才啊……”

我忍不住吐槽:“秉禾,那个,”

“师傅,你说我叫秉风的。”

小屁孩酷着张脸。

“……徒弟啊,为师带你飞天遁地,可有感觉?”

“……”小屁孩愣了一下,似乎是在仔细思索,

“风太大?”

我:“……”

一路无话。

到了天宫后我把小孩放下,他摇头晃脑的转了几圈,然后“阿嚏!阿嚏!”的打了好几个喷嚏差点没把云彩震飞了。

呵,年轻人。

当年我们上天宫可没这样。

……可是我当时根本没师傅的。

先拎他去梧捺(内务)庭登记,一会再去拜见玉帝,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梧捺庭。

掌事的扶风正一边摸着圆滚滚的肚子一边惬意的吃桂花糕呢,也不知道此君的大肚子是怎么配上扶风这个轻飘飘的名字的。

他看见我后笑的欢快,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把点心收到袖子里,被我一把揪住:“交出点心不杀!”

他哎哟哎哟惨叫了半天,气呼呼的瞪我,然后分了我几块。

我开开心心的把桂花糕给了小屁孩,小屁孩接过来拆开包装然后默默地看我,似乎在说——

原来还有这种操作?

咳咳,正事要紧。

扶风终于惨叫完,恢复了那个圆胖子的样,瞧上了一瞧我新鲜出炉刚好热乎着吃,不是,的宝贝徒弟。

“你儿子?长得挺像你年轻时候的。”

“……呸。我徒弟,秉,秉风。”

“ 哦!”

胖子沉默了一会,古怪的看我,恢复了调笑的语气。

“哦,你这次历劫,就是为了,抓一个,这么特殊的,小~孩~子~,来当徒弟?”扶风眯缝着小眼睛,别有深意。

我给他一个白眼。

“嗯,顺眼。”

胖子摊了摊手,装作无奈的撅着屁股找登记的文书,头也不抬的回我,“知道了,你有理行了吧,快滚快滚,给你登记了啊!”

“不过,”

我看到这个胖子慢吞吞的转过身来,大饼脸上的黑豆眼睛里充满着与其身材不符的精光:“祝你好运。”

“不送。”

他眼睛里神秘的光闪了闪,转瞬而逝,又恢复了那个几千年前我刚刚上天和我一起,指着月亮说,想吃桂花糕,的胖子样了。

我们出了门后,我听到他低低的声音在叫我。

“景秉禾。”

我听到了。

但,景秉禾和那个人,

在很久之前——

就已经被我亲手杀死了啊。

亲手杀死。

…………

景禾。

景秉风。

景秉禾。

扶风。

我们两个人的日子,多好啊。







【原创十题】双眼皮贴十题

不知道有没有撞梗QwQ
一部分是蠢作者最近的日常
————————————

1.为了某个秘密开始学着贴

2.抬起头来扮无辜时被对方揉额角:“笨蛋,双眼皮贴漏出来了哦”

3.迷糊时看着以为是眼屎一把揉下来的双眼皮贴无语凝噎

4.勾起眼波想引诱对方然后尴尬的发现掩住眼皮了

5.困倦,一把揭下来

6.帮你贴上时在心底许下诺言

7.对方呼出的热气浅浅的拂在你眼底

8.吃辣然后悲伤的串皮,最后眼皮肿了起来被迫贴上

9.坚持九十天

10.我想一辈子和你贴双眼皮

【耽美】迷蝶【一】

见不到太阳的人,总是想追逐光。

哪怕被光灼伤,飞蛾扑火,也在所不辞。

————————
仙侠,伪师徒,自攻自受(?)
————————

我是在下凡路上捡到那个少年的。

那时候天儿说晴不晴,说阴也不阴,就那么一小股风刮着,我刚刚吃了碗酸辣粉,正舒服的想打个饱嗝再呼一口热气,结果就看见这孩子穿的破破烂烂,正瞅着我,眼神一错不错的盯着我。

吓得我八卦镜都掉了。

乖乖,这孩子头顶黑气,身着破败纹,面色枯黄——整个一受气包形象,再一瞧,这小孩透亮的俩大眼珠子,得,这小孩幼时家贫,年少失恃,其后随母改嫁,得一暴戾继父,母亲受尽折磨而死,虽少时坎坷,然遇太乙贵人,命不该绝,……而今天怕就是这孩子命运转折点了。

我摸摸鼻子,心道当个神仙真不容易,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出门之后会遇到什么诡异的剧情。好吧,我会说我也很无奈吗?

我再一想今天出门前算的一卦,看样子,我就要当他这个天乙贵人了。

我招招手,小孩不动。

尴尬了。

我只好把手缩回去,装作高深莫测的锊一把并不存在的胡子,朝小孩云淡风轻的笑笑,不说话。

小孩还不动,一脸“我就静静地看着你装逼”

额……

好像更尴尬了。

算了,你还是个孩子。我堂堂一个散仙,也不能和小屁孩计较不是?

我只好几步走过去蹲下身子:“小公子,我观你相貌堂堂,当是聪慧之人,不知……可愿随我修道?”

这位相貌堂堂的小公子眨了眨眼睛。

“那我,和你,修道,能让我的,阿娘回来吗?”

他的吐字并不清楚,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却有着一股坚定的力量在里面。

我觉得心被刺了一下,不疼,但酸的很。

好像很多年前,母亲自尽前冲我笑笑,告诉我要好好活着一样。

可是,生死有命啊……

我在心底叹口气。

唉。

“不能。”

“但是,在你的修为臻至化境时,你可以将过去的一切堪破,然后……扭转这一切。”

“……好。”

同意了。

我收敛情绪,正色:“从今天起,你便是我景禾座下大弟子,秉风。”